华为“上车”进程加速 未来欲大力推进自动驾驶技术开发

华为“上车”进程加速 未来欲大力推进自动驾驶技术开发-广州猪人
编辑:越战女兵                  2020年04月03日 12:28:24

华为“上车”进程加速 未来欲大力推进自动驾驶技术开发

车联网布局如今,汽车公司和科技公司之间的边界变得越发模糊,一边是苹果、戴森们迫不及待的向外界展示自己雄心勃勃的造车计划,另一边则是以宝马为代表的传统汽车制造商宣布将向科技公司转型。

华为在硬件层面优势显著,自研AI 芯片昇腾 310 和昇腾 910 ,全场景AI计算框架MindSpore,推出全球最快AI训练集群Atlas 900及华为云昇腾集群服务 ,以及能够支持 L4 级别自动驾驶能力的计算平台——MDC600.MDC600计算平台直接搭载在了奥迪Q7的原型车上,可以很好的实现奥迪城市自动驾驶环境的运行。

原标题:华为“上车”进程加速 未来欲大力推进自动驾驶技术开发

作为一家年收入千亿美元的国际ICT巨头,华为不缺钱,不缺技术,不缺制造力,只是基于对智能网联发展、汽车工业变革的洞察,认知到未来的增长点更多存在于芯片、平台计算处理等高新领域,更直指未来汽车有70%的价值来源于增量部件。

2014年,华为与东风、长安等国内汽车企业展开车联网、智能汽车等业务合作。其中,长安汽车与华为的合作,正是聚焦于L4级自动驾驶、5G车联网、C-V2X(基于蜂窝网络的车联网)等新技术领域。

华为“上车”进程加速 未来欲大力推进自动驾驶技术开发

近期,奇瑞汽车发布了一张带有“鸿蒙”字样的新车海报,虽然很快被删除,但外界已有猜测:高调进军汽车市场一年后的华为,有望在今年实现产品落地。

其实此类情况已并非第一次发生。去年8月,吉利也曾发布了一张带有“欢迎鸿蒙开启中国品牌智胜新时代”“我们共同致力于用户全场景生态的极致体验”字样的海报,不过截止目前还没有进一步的消息爆出。

对于外界关于华为“造车”的噪音,华为表示,在汽车领域,一不做上层应用,二不做整车。外界理解的“造车”其实是华为在车联网上的布局,但这并不等同于要抢汽车企业的生意。

“上车”准备据全球知名统计机构IPlytics的数据显示,华为在自动驾驶专利智能网联方面的专利,高达66项,位居全球第二位。

因此,在汽车产业与ICT产业碰撞的当下,华为致力于发挥自身在ICT行业的技术积累和领先优势,与汽车产业共同转型、促进传统汽车产业走向智能网联汽车。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提出了“变道超车”的新思路,在他看来,汽车产业的主赛道已经由内燃机切换到电子智能的对决,比如计算、车路协同、5G等等。

此前,华为曾在多个场合否认造车计划,强调只会聚焦ICT(信息和通讯融合技术)技术,帮助车企造好车。如今,随着多项合作的陆续爆出,华为“智能网联汽车增量部件供应商”的定位越来越明确。

虽然华为明确表示不造车,但是却一直在徘徊于造车的边缘,不仅技术上互通互联,这两年华为也一直在为汽车业务招揽人才。

中信证券分析人士曾表示,华为有望在智能汽车及车联网领域获得一定市场份额,收入增量有望达到数百亿美元,预计华为在智能汽车电子零部件的销售有望在未来十来年的时间内达到500亿美元的量级,成为和博世比肩的汽车电子巨头。

华为去年提出智能汽车解决方案的五大业务板包含五大部分:智能电动、智能网联、智能座舱、智能驾驶以及智能车云。时至今日,这些能力已有不小变化,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曾直言:“特斯拉现在能做到的,华为也同样可以做到。”,昭示着华为在此方面的信心。

而这一切的实现需要像华为这样的公司提供车路协同、芯片运算、5G等基础设施作为支撑。

华为MDC其实已经获得了德国莱茵TüV集团ISO 26262功能安全管理认证证书,这标志着华为的相关技术和产品通过了车规级认证,量产商用启动在即。

未来增量业内分析人士指出,纵观当下的汽车市场,传统车企面临经营压力,智能化转身缓慢;造车新势力融资困难,难建生态。可以说,整个市场处于一个博弈的环节,这个过程会持续一段时间。

当时全球范围内,具备高算力的、能够支持L2级别自动驾驶要求的SOC,能够达到车规要求的,只有Mobileye的Eye Q系列,因此华为芯片的横空出世,对行业的震动可想而知。

2019年5月底,华为正式成立了智能汽车解决方案部门,瞄准的是提供智能汽车ICT部件和解决方案,加大向智能网联汽车、车载计算、自动驾驶等领域的战略投入。任正非曾在相关文件中指出:华为不造车,聚焦ICT技术,成为面向汽车的增量ICT部件供应商,帮助企业造好车。

2018年,华为与奥迪合作,计划2020年推出搭载5G车联网的车型。10月,华为发布能支持L4级别自动驾驶能力的计算平台MDC600,并宣布与奥迪达成战略合作,这款芯片将集成在奥迪在华生产的汽车上,助后者实现自动驾驶能力。

在华为看来,手机终端上所积累的技术和经验可以提升智能汽车用户体验,从一些车企的反馈来看,这个能力的合作优先级也高于其他能力。华为HiCar智慧互联系统可以让车联与终端互联,构建出全新的智能生活形态,目前华为HiCar生态伙伴超过30家车厂,包括北汽、奇瑞、江淮等车企已经加入,合作车型超过120款。

不仅如此,华为还一直在上海、深圳和无锡等中国城市测试智能联网汽车的技术,并与一汽等多家汽车制造商签署了合作协议,开展鸿蒙OS测试。

一只脚踏入汽车圈的华为能否雄霸一方,现在还不得而知,但这家已经“刀剑出鞘”的巨兽,威力恐怕不容小觑,这至少将为中国汽车产业实现“超车”,创造出更多的可能性。

华为的智能汽车理念比国内的任何企业都要先进,华为有独立的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充分发挥各产业的技术/规模协同效应,构筑五大解决方案:智能电动、智能车云、智能座舱、智能网联、智能驾驶。

今年1月,HUAWEI Octopus已在湘江新区上线,将有效降低湘江新区自动驾驶领域研发企业的门槛,促进更多企业、机构、学校积极投入自动驾驶、智能网联潮流,带动这一前瞻产业在当地的蓬勃发展,助力湘江新区打造智能网联产业生态聚集新高地。

华为图片来源:华为官方  类似这样的技术能力还有很多,华为大可不必去和造车这件事情较劲,深耕专业技术领域进行更多场景化的拓展,市场还极其的大,厂商合作自然都会纷纷找来。

华为虽不造车,野心同样不减。

在这方面,华为显然也有自己的计划,据悉,华为将大力推进自动驾驶技术的发展,并设定了一个内部目标——到2025年成为中国领先的自动驾驶汽车平台供应商。“即便是自动驾驶汽车产业在今年面临着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但华为仍然要求我们为许多的测试进行准备。”一家华为的供应商如是说道,可见华为对自动驾驶的激进态度也愈发明朗。

早在2013 年,华为推出车载模块ME909T,并成立“车联网业务部”,为车企提供网络连接技术,并承诺今后每年会投入上亿元用于与车联网相关的研发。

华为认为,自动驾驶云服务位于其智能汽车解决方案的五大业务板块金字塔的塔尖,它与华为MDC、车载OS一起,共同组成了车云协同的智能驾驶平台,可以有效帮助车企和开发者快速开发出自动驾驶应用,助力自动驾驶快速商用落地。

有消息称,除了华为的中央研究院的车联网创新中心,华为还有另外一家二级实验室,总部位于香港,专攻人工智能和大数据,对于无人驾驶也有涉足。不仅如此,曾任北汽新能源党委书记、总经理的郑刚更是出任华为智能汽车解决方案事业部(BU)副总裁,郑刚的加入被外界认为是华为补齐汽车领域人才短板的一步。

2019年1月,华为发布全球首个支持V2X(车与外界信息交换)及自动驾驶的车载多模5G芯片巴龙5000。

对于华为而言,通过7年的摸索,其已基本把未来智能汽车的整体架构和关键技术掌握清楚。用华为自己的话说,除了底盘、四个轮子、外壳和座椅,剩下的都是华为拥有的技术,也让改变车的电子电气架构不再成为一个口号。

不仅如此,华为还宣布即将进军激光雷达、毫米波雷达等传感器的研发;发布自动驾驶网络解决方案Autonomous Driving Network(ADN)和iMaster智能运维系列产品,帮助电信业建立以人工智能为核心的自治网络。

不少普通群众希望近年来强势崛起的自主品牌华为也走向“造车之路”,殊不知,作为传统通讯类科技公司,车联网才是其最擅长的领域。而鉴于近年来汽车中控成为继电视、电脑、手机之后的“第四块屏”,围绕这块智能屏幕延伸的汽车智能化、网联化也成为了一个很大的市场。华为在车联网领域进行布局,可谓是恰逢其时。

在通信上的技术更不用说,本身华为就是全球领先的ICT(信息与通信)基础设施和智能终端提供商,为业界提供开放的智能驾驶计算平台、V2X平台、4G/5G车载移动通信模块(基于巴龙5000模组)以及T-Box等等,移动5G、IoT、通讯领域的技术优势让华为在车联网层面如鱼得水。

可以说,华为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随时可以“上车”。

四大凶兽|世界地震|阴阳眼|世界地震|灭绝动物|第三次世界大战预言|安禄山与杨贵妃|乾隆皇帝的儿子|第三次世界大战预言